聊城老人谷月淮、谷越涛:《红岩》“疯老头”原型是俺们的舅

来源:聊城晚报2019-08-29 16:37:35

  经典红色名著《红岩》描写的是重庆解放前夕残酷的地下斗争的故事,展现了狱中中共党员的坚忍、机智。其一经问世,就引起轰动,先后被改编为电影《烈火中永生》、歌剧《江姐》,影响了几代人。

  《红岩》之所以成为经典,是因为其作者罗广斌、杨益言,本人就是重庆国民党集中营的幸存者,他们了解真实的故事和人物。作品中每个人物几乎都有现实中的原型。其中,“疯老头”华子良的原型,就是聊城阳谷的韩子栋,他曾被关押在国民党的监狱长达14年,始终坚韧不屈。

  聊城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谷月淮、谷越涛兄弟,是韩子栋的叔伯外甥,分别从济宁市轻工业局、聊城市中医院退休。近日,他们拿出珍藏了几十年的舅舅亲笔写给他们的信件,向记者讲起了这位“明星舅舅”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相逢:异乡遇到数十年未见的舅舅

  韩子栋出生于阳谷县石佛镇韩庄村一个富裕家庭。

  “我小时候,母亲常常带着我去韩庄走亲戚。每次,我都要去舅舅韩子栋家玩。他有一个女儿,比我大三四岁,我叫她融姐。”谷月淮回忆说:“舅舅家的院子很大,四周围着高高的土墙。他家喂养着牛、马、骡子等大牲畜。在当时,这样的人家至少要有四五十亩耕地,应该属于富农。”

  韩子栋虽不是谷月淮、谷越涛的亲舅,但两家血缘不远,平时关系更是非常亲近。韩子栋的女儿和谷越淮更是幼时的玩伴。

  然而,世事无常。谷月淮和韩子栋的第一次见面,是数十年之后。其间,韩子栋经历了太多人生转折。

  “1990年春天,大连召开了一次全国纺织职工中专校长会议,我去参加了。当时,我是济宁市轻工业局教育警卫科长,同时兼任济宁市纺织职工中专学校校长。”谷月淮说。

  会议间隙,他在大连城区街头买了一份《大连晚报》,正巧看到一篇重头报道,讲述的就是韩子栋第二天要在大连作事迹报告。当时,谷月淮本来已经买好了返程的船票,但当即决定退了船票,以见见自己的这位已经名扬全国的“明星舅舅”。

  第二天,谷月淮带着相关证件,找到了韩子栋。他看到,许多人围着韩子栋,等待签名、争相合影。起初,韩子栋并不知道谷月淮是谁。谷月淮作了一番介绍后,韩子栋激动地说:“你就是俺三姐姐家的儿子啊!”

  当时,韩子栋的女儿韩秀融陪着他。谷月淮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儿时的伙伴:“你是俺融姐吧?你和俺妗子长得很像,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。”韩子栋接着向女儿介绍说,“这是你三姑姑的儿子”,并招呼谷越淮先到里屋等着他,“我先给大家签名”。

  讲述:狱中遭酷刑,满口牙被打掉

  等啊等!谷月淮很久都没等到舅舅闲下来,而要求签名、合影的观众一直络绎不绝。他于是挤上前说:“舅舅,你也给我签个名吧?”“好,你自己先打个草稿。”

  谷月淮打完草稿,交给舅舅。“你这个草稿不行,我给你写吧。你的孩子叫什么?”随后,韩子栋匆匆写下这样一行字:“外甥谷月淮,外孙谷雷(谷越淮之子),当好革命接班人。”其实,韩子栋想写的话,并没有写完。因为围着等候的观众太多,他便把谷月淮“放在了一边”:“我先给人家写,等会再给你写。”而此后,因为种种原因,那句话没有再续写上。

  当晚,谷月淮和韩子栋进行了深入交流,曾问他:“舅舅,你在国民党的监狱被关押那么多年,他们为何没有杀害你?”韩子栋说,其一,他始终没有承认是共产党员。其二,国民党顾及影响,不想背上“滥杀无辜”的骂名。

  而谷月淮也曾问过韩子栋:“舅舅,你的牙齿为何这么好啊!”韩称,“满口全是假牙!”原来,在国民党的监狱里,他遭受严刑拷打,但始终毫不动摇,而特务机关又没有掌握他的任何证据,只能不断用酷刑逼供,以致他的牙齿也被打掉了。

  如今,谷月淮、谷越涛兄弟俩还珍藏着韩子栋在上世纪60年代写给他们的数封信件。在其中一封信中,韩子栋说:“意外地接到你的来信,知道了你们一家的情况,真是高兴极了。希望你们像雷锋、王杰那样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像刘胡兰、江姐那样地坚定。”

  在该信中,韩子栋还透露,他打算在身体和工作都允许的情况下,把自己在狱中和敌人斗争的故事写下来,但“目前还不可能”。

  幸运:越狱后,一路乞讨回到家乡

  据悉,1934年11月,韩子栋因叛徒出卖而被捕。此后,他先后被关押在北平、南京、汉口、益阳、贵州息烽、重庆渣滓洞、重庆白公馆等11所监狱。直到1947年8月,他才幸运地越狱成功,逃出魔窟。

  越狱后,他依然身处国民党控制的白色恐怖区,随时都有重新被抓捕的危险。韩子栋灵机一动,去投奔了一个特殊的“狱友”。

  原来,在重庆白公馆坐牢时,一个狱友是蒋介石的亲戚,按辈分是蒋的哥哥。他坐牢的原因非常意外:他本是去找重庆拜访蒋介石,被门卫拦下来。他自报身份,称是蒋的哥哥。不料,门卫传信后,得到的答复是,蒋没有这样一个哥哥。于是,身份不明的他当即被关进监狱。在狱中,他和韩子栋正巧被关在一个房间。

  误会过后,蒋介石的这个哥哥就被释放了。关键时候,他却成为韩子栋可以依托的人。韩子栋曾向谷月淮讲述称,“见面时,我给他买了两只鸡。他很感意外:‘老韩,你怎么来了?’”

  后来,此人热情地为韩子栋找了一份在工厂做传达员的工作。后来,韩因为认识字,会算账,又做了会计。不久,韩子栋担心时间长了,会暴露身份,便有了离开的想法。在国民党的统治区,处处有封锁线,想穿越过去非常难。

  一个夜晚,他带着全部盘缠,来到长江岸边。江北就是共产党控制的解放区。隐隐约约中,他见一条过江的渡船来到跟前,急忙塞给让开船人“满意”的一把钱,成功过江。此后,他一边乞讨,一边赶路,晚上睡在玉米地里,被蚊虫咬得满身是疙瘩。

  其间,他徒步数月,跨越数个省份。最终,在深秋的一天,他安全地回到家乡——阳谷县韩庄村。此时,距离他被捕已经过去14年。其间,家人杳无音信。妻子见到他无比惊讶:“韩子栋,你还活着呢?”韩子栋同样感慨万千:“这么多年,你没改嫁?闺女呢,闺女呢?”

  此后,韩子栋几经辗转,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在多个领导岗位上继续为国家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  《红岩》人物华子良的原型人物叫韩子栋,山东阳谷人,1933年入党,1934年因叛徒出卖被捕。被捕后,韩子栋辗转关押于北平、南京、息烽、重庆等地的国民党秘密监狱,时间长达14年之久。为了不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,在狱中,韩子栋整日神情呆滞,蓬头垢面,无论刮风下雨,他总在白公馆放风坝里小跑,特务看守认为他是被关傻关疯了,便叫他“疯老头”。

  阅读提示:在文学作品《红岩》中,“疯老头”华子良的形象和故事深入人心,影响甚大。“疯老头”的原型韩子栋,现实中真实的故事同样惊心动魄,可歌可泣。敬请关注本报后续报道。

回到顶部
©聊城新闻网